リンコさんと世界征服

よこそう我が庭ヘ——☆
リンコ/Rincoと申し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ね☆
准高三狗,文学爱好者(?,坑多刷得杂,只吃BG/GL,也就是说乙女向/百合向,腐向基本不吃安利但并不介意刷w
FGO/刀剣乱舞/战ブラ/ES/APH/文スト/文アル
虽然是个圆桌推但并不是王厨,雷点双王/印度骨科/圆桌剑特别是崔剑←一点就炸的那种程度
总体上来说是个热爱交友的逗比,非常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 (☆^O^☆)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小太阳是世界中心】】

[Fate/GO]六等星之下(贝咕哒/乙女向/短Fin)

一不小心我的两个lof又都放置了半年多……上来除一发草虽然已经长满了草估计除都困难【

粽子酱@世界观测用粽型机 家里可爱的咕哒子梓纱酱和贝狄威尔卿w一直说要写来着结果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私设咕哒子×贝狄威尔
*有第二特异点的微量剧透
*OOC玛丽苏大大的有
*推荐BGM:Aimer—六等星の夜,手机端不能放链接劳夫特是坏文明【不

↓以上都能接受者请往下,这erRinco欢迎小伙伴一起玩啊【x

>>>Under The Sixth-Magnitude Stars

起初她并没有注意到夜空,虽然她的确是面对玻璃站着,注视着窗外,但她的视线并没有聚焦在任何一样东西上。迦勒底内的暖气开得很足,她的身上却一个劲儿地发冷,而她竟然连回到房间去拿一件外套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厅只留着离她最远的角落里的一盏电灯还开着,发出的光显得很微弱,甚至有气无力。借着这么一点光的存在,她投在玻璃上的倒影清晰了起来,瞳孔中映出的是自己的瞳孔,深绿色无机质而冰冷。

事实上她一直都缺这样独处的时间,自从Grand Order开始后,她确实做得很好,从冬木市到法兰西,她一路沉着冷静地指挥战斗,应对各种目不暇接的突发情况。但那也许只是因为她还不曾真正明白自己面对着的是什么,人理毁灭,对她来说只是“如果自己不做的话就没有人做”所以需要拼命阻止的事。可她的敌人是谁呢?隐藏在“人理烧却”这个现象背后那个神秘的影子,无论是在冬木还是法兰西,她都不曾触及到。

一旦回想起在罗马帝国发生的事,她还是会隐隐有胃在翻江倒海的感觉。亲眼看见雷夫教授的肉体膨胀,变型,裂开一条条缝隙,从中钻出无数物理意义上的眼睛。这些诡异的红色眼珠转着转着,最后都定格在她的身上……很难说害怕和恶心究竟哪个更多一点,只是这场景直到现在,依然会成为她在半夜被惊醒的缘由。

她不记得当时是如何完成战斗的,Doctor和玛修的声音仿佛是从极遥远的星系之外传来,模模糊糊的,无法听清到底在说着些什么。被谁拉着闪开魔神柱的第一道攻击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腿几乎已经无法支撑住身体的重量,她向后倒去,那个人接住了她,金属的质感坚硬而厚实,“请战斗吧,master!”这是她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我唯有贯彻我的忠义!”

一瞬间她好像就认识到了应该做的事,她从那个人的臂弯里直起身,摁到金属细雕的花纹硌得手心生疼,甚至忘了对那个人道谢,她用平生最大的力气喊着“玛修!快使用雪花之盾!”,这与平时的她简直判若两人,就连玛修也愣住了半秒,但好在她们都很快的恢复了状态。后来的事她竟无法完整叙述,明明是自己亲历的,事后得到了罗曼医生甚至万能的天才达芬奇酱的称赞,她只是生硬地回应着,双手和现在一样的颤抖。

“哒——哒——”突兀的脚步声将她从回忆的思绪里拉扯出来,伴随着步伐的还有金属盔甲细碎而有节奏的晃动,有人来了。她回过头去,那人已经站在了唯一开着的电灯正下方,银色的发和盔甲被光糅合得分不清轮廓。

“Master。”

“……是贝狄威尔啊。”尽量压制着声音里的惊慌,她可不希望被看出自己刚刚就在想着他的事。

“您还没有睡觉吗?”

“嗯……有点睡不着。”

“请您早点休息,疲劳会影响明天的战斗。”

波澜不惊的语调,恰如其分的关心,这样的做法正是符合那名骑士一贯的风度。也许换成修复第二特异点之前任何一段时间的她应该都会为来自他的体贴而暗自喜悦吧。可惜今天的浅野梓纱并不是正常状态下的浅野梓纱,她只感到胸口微微有起势的悸动又沉静了下去,甚至有点莫名的烦躁,于是她只是“嗯”了一声便转过身子重新把目光投向窗外的一片黑暗,尽管她深知这是不太礼貌的行为。

出乎意料的,对方并没有因为她“不想说话”的暗示而离开。“您有心事。”明明是疑问句,他却用了笃定的陈述句语气。

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对一位英勇无比的英灵解释对于魔神柱的恐惧、对于幕后黑手的畏怯和对于战斗的疲惫不会比解圆锥曲线的方程组要容易,同时也很难得到对方的理解,所以她只是沉默地注视着漆黑一片的天空。没有皎白的月亮,没有闪烁的星光,它们去哪里了呢?她想着,星辰散发的光芒要通过几百万年——或许更久——的时间才能到达地球,而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发光的星星本身也许早已爆炸,消失,变为宇宙中常见的微小尘埃,无论曾经是怎样热烈的燃烧过光热……有种说不出来的情绪梗在她的咽喉,无以言表,所以她选择了岔开话题。

“今天晚上没有星星的样子。”只是脱口而出的竟是这样一句话,连她自己都感到诧异。更令人惊讶的是,对方顿了顿,竟也接过了话头。

“应该还是有的,可能因为屋子里还是有点亮,所以看不见。”骑士这么说着,伸手关了最后一盏灯。

天空还是深色如同化不开的浓墨,但隐隐约约有零散的微光慢慢浮现。额头贴在玻璃窗上是冰凉的触感,她仿佛没有感觉到,此刻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辨认那些朦胧的光点,一旦描摹出一颗星星的轮廓,周围的也自动清晰了起来。这些跨越了悠久的时间长河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的光明,它们承载着星球的精粹,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没有光亮的夜晚,由你带给我的奇迹。

“六等星……曾经在您的课本中看到的,人们按照恒星的光亮程度将星光分为六个等级,一等星最亮,六等星最暗,”骑士走到她的身边与她并肩眺望着,英俊的容貌难得显现了点与“柔情”这样的词语挂钩的表情,大概不是她的错觉,“六等星的光很容易就会被现代城市的灯光掩盖,因此只有关掉全部的灯才能看到。”

“我……我不知道你还注意到了…………我以为那个时候你还在保养银之腕…………”她慌慌张张地低下头,幸好夜正深沉,不会被看到自己已经红透了的脸。最初她以为任务完成之后还能继续学业,便在行李中放了课本,很快她就发现了她所肩负的使命不会留给她任何时间温书。至今为止这些教科书她只打开过一次,某个难得不下雪的午后,从训练场归来的短暂休息,随手打开留给自己须臾时间怀念过去,回忆自己来到迦勒底的初衷。

一点点也好,为了变成和过去不一样的自己。

寻找过去的自己一直以来所缺乏的,所渴望的,足以使自己在严厉的父母面前提出不同意见的,可以让自己不再看着同学从面前走过而上去搭一句话的,能够令自己流利自如的表达对他人的关心的,不会再懊悔厌恶“什么也没做到”的自己的——

“勇气。”

她抬起头来,六等星所散发的微弱光芒中,他对她微笑起来。

“我想您只是需要一点勇气,Master,”骑士说着,声音像往常一样平稳,却又如同多了几丝温柔,“请您明白,恐惧和疲惫是谁都会有的情绪,您会有,我也一样,”毫不意外地对上她惊讶的眼神,他再次扯了扯嘴角,“所以,请您接受这份恐惧与疲惫,不要排斥它,它们的存在再正常不过了。”

手被人握住了。这本该是正常而又普通的动作,她不是不曾与别人握过手,可偏偏仅仅只有一个人能让她为这个动作心跳不已,像是电流飞快的从左手沿着经络直达心脏,纵使她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礼仪。骑士单膝跪在地上,将她的左手贴在自己的额头,手背触到了他额前的刘海,细腻柔软仿佛女孩子的秀发,其实以前一直都想这么做的……每当看到他的头发的时候,想要亲手去摸一摸,替他扎好他的发型,替他把战斗过后凌乱的发丝梳理整齐,亲自感受一下比预料中更加美好的触感。

“只要契约还成立,我贝狄威尔就是您的剑,我会将我全部的力量献给您,为您所用。因此…请您更多的信任我、依靠我吧,这把剑,此刻将为身为Master的您所挥舞。”

如果时间能够停止,她真心希望它能停在这一刻,就算不能,她也会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深深地根植在记忆里。某种角度,她总算在今天才理解浅野梓纱与贝狄威尔的关系,Servant与Master的关系,才明白两人初次在召唤室相见的时刻,他对她所说的“从今天开始,我将成为你的Servant”的意义。

“谢谢你……贝狄威尔先生……”她紧紧地回握住骑士的手,已经没有了颤抖。

即使轻易的就可以被一盏电灯盖住光亮,即使亮度和温度都只有一等星的一百分之一,渺小的六等星,无法被辨认的六等星,依然穿越了数万光年的时间和距离,成为了倒映在你我眼中的奇迹。

只要还能感受从你手中传来的温度和勇气,无论多少次我都不会停滞不前。

这是,由你成就于我的奇迹

END

感谢您的阅读ww

圆桌的大家都特别好希望国服开了六章以后迷妹变多啊_(:з」∠)_ 特别是特别是崔斯坦卿的【私心太重

顺便随手安利一下乙女群的群号→556092317,欢迎乙女同好的小伙伴一起来苏男人啊!!

[文スト]星屑铁道之夜(短Fin/贤治乙女向)


首先一个问题,这么苏的贤治君为什么会没有乙女粮呢?所以我来卖安利了【x

读完了宫泽贤治先生《银河铁道之夜》的一点感想吧算是……然后各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和烂尾,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_(:з」∠)_

♪完美的BG向,原创女主有且存在感很高,不能接受者请速速离去_(:з」∠)_
♪私设多如狗,不能接受者同样请速速离去_(:з」∠)_
♪OOC地没边,玛丽苏地无底,短而渣外加各种BUG且没文笔请多包涵(o´〰`o)
♪以上真的不是在胡说八道或者谦虚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者请往下拉w这里葵,目标是世界征服和天天跟贤治君一起坐火车旅行(•̀ω•́)✧欢迎勾搭www

[一生都不会忘记的,那瞬间划过却久久停留在视网膜上的光信号。]

>>>星屑铁道之夜

刚刚睡着了——比起身体而言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脑子里这个尚且不算清晰的认知。已经熄灯了,车厢里有些冷,她朦朦胧胧地起身,把手往袖口里缩了缩。

“啊,醒了吗?”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正靠在玻璃窗边凝视着窗外风景的宫泽贤治。少年感觉到她的动作回过头来,一如既往的笑着,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椿ちゃん睡着的时候我一直在看着,这里的星星比城里要亮得多呢。”

“嗯,确实是这样…”刚睡醒的声音还有点喑哑,铃原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星星点点的细碎光芒如钻石碎屑一样分布在深绀色的夜空中,“大概是灯光的问题吧,”她说,“星星的亮度其实是一样的,不过这里没有城市那么明亮的灯光,所以显得就要亮一些,等到了贤治君的家乡看起来就会更亮了吧。”

“原来是这样吗,”少年发出了恍然大悟一般的语调,“但是果然还是很漂亮啊。”

“嗯,确实很漂亮。”

意识好像终于清醒了,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坐直了身子,这才发现少年也已经做好了休息的准备,一直不离身的草帽摘掉放在了一旁的座位上,就着桌灯昏暗的光在读一本并没有多厚的书。这书显然年代久远了,内页已经起了褶子,翻动的时候有些费劲。

“贤治君在读什么书呢?昏暗的灯光下读书对眼睛不好啊。”她感觉自己越发像一个姐姐在教训弟弟的模样,不禁在心里对自己摇了摇头。事实上她并没有把贤治君当作弟弟看待的意思。

“嗯,就读一会儿马上睡觉啦,”宫泽贤治把书拿起凑到她的面前,让她看清封面上的字,“是《银河铁道之夜》哦,我很喜欢的一本书,小时候妈妈总会在睡前故事念给我听。”

《银河铁道之夜》啊……铃原椿皱了皱眉,她记得,“好像是个悲伤的故事呢。”虽然是小时候读过的童话,但却依然令她印象深刻。

少年乔邦尼在山丘上睡着了,睡梦中与最好的朋友康贝瑞拉一起登上了通往天国的银河铁道列车,一同畅游了繁花似锦的银河世界;但当梦醒以后他回到家里,却听到了康贝瑞拉掉进河里溺水身亡的消息。——最能够倾听他心灵的声音的人不见了,彼时年幼尚且无法理解的孤独与悲哀,被深深地烙印在了少女的心中。

“诶?椿ちゃん觉得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吗?”宫泽贤治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意外。

“是啊,现实世界中康贝瑞拉死去了啊。”

“我倒觉得这是一个幸福的故事呢。”听上去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她忍不住抬起头。

“……为什么?”

明明最后留给乔邦尼的只有孤独。

车厢里的其他乘客都已经睡着了,寂静的空间内听不到时间的流动。脚下踩着的地板有轻微的震动,大概是车轮与铁轨的摩擦引起的吧,她想。她感觉自己仿佛坐上了故事中那辆无缘无故开动的列车,星光在变换着闪烁,如祭典的烟火绽放后即将消逝前最后燃尽的光与热。

这样的光芒清晰的照在少年的脸上,他伸手关了桌灯,只留下这样的光落于他浅褐色的眸子中。

他说:“乔邦尼一定会幸福的,因为他知道了天蝎火光的故事。”

“天蝎火光的由来,是由于蝎子先生不愿白白死去,牺牲了自己,让上帝把它变成了天蝎火光照亮整个天空吧,乔邦尼说过了要学习蝎子先生,所以我想他一定会明白——”

“——幸福这个东西,一定不是拥有了什么,而是曾经拥有了什么吧。毕竟就算康贝瑞拉没有掉进河里,未来也会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让他们分开。明天可是充满着变化的啊,像我,原来还在伊哈伯特村赶牛呢。”说到这里,少年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平常并不善于表达,所以思索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因为我们没办法和别人分享过去,也没办法和别人同向未来,所以曾经拥有才会变得格外珍贵吧。带着曾经拥有的东西留下的宝贵回忆继续向前走,就是幸福的吧。乔邦尼说过,他会尽最大的努力在人世间寻找幸福,所以最后他一定会明白,为了留存下来的回忆而努力是一件幸福的事什么的。”

人会孤独会绝望,但是绝对不会失去幸福的可能。作者想要表达的也许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就连我也是一样的呢。自从来到了横滨这座城市,也有了更加努力的理由。与街上的人们的相遇,与武装侦探社的大家的相遇,还有就是你——”

名为宫泽贤治的少年干净地笑了起来,淡金色的头发跟着微微浮动。

“与椿ちゃん的相遇,成为了让我努力的理由。”

“所以我现在很幸福啊。”

心脏猛地跳漏了一拍然后失去了准确的节奏。在通往永无乡的银河铁道上,名为铃原椿的少女似乎听到了解锁幸福的钥匙。双手不由自主地捏紧裙摆,她张开嘴试图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窗外的东西抓走了注意力。

那是划过深蓝夜空中的一道弧光,紧接着是两道,三道……两个人转头看过去,无数道闪耀的弧光从银河的尽头向人间坠落,宝蓝色的天空中,源源不断的星弧,明明是星尘正在燃烧殆尽的尸体,却能放出这么美丽的光。满目皆是的光芒再次点亮了车厢内,是如天蝎火光一般的温暖与眩目。

好漂亮。

真漂亮啊。

要用什么样的语句才能形容这样的美丽呢。

不善于表达的少年和能言善辩的少女,都在此刻失去了所有词汇,仅仅只能对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在心底发出幼稚的感叹。

“流星雨,由无数星体的碎片组成的群落以极高的速度射入大气层从而产生的流束。”铃原椿用自己都听不真切的声音喃呢道,然后看向宫泽贤治的方向,他也在看着她。两个人都在彼此的眼睛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像还有不停划过他们视网膜的流星群,他们的眼睛都被光填满了。

“这些流星现在一定很幸福吧。”瞳孔中还留存着弧形的光信号,少女这么说了。

“是啊,”少年也用充满光的眼睛注视着她,这样答道,“就像天蝎火光一样。”

在故事的最后,一定是明白了的,名为乔邦尼的少年,一定是明白了的,自己究竟拥有多么伟大的愿望。即使是不明白幸福究竟是什么,即使尚且不识牺牲自己而为他人着想是多么伟大,但是只要有了天蝎火光,有了银河铁道与永无乡,有过那样一个温柔的梦境,就一定会有努力下去的动力,最后和大家一起,与幸福不期而遇的。

“贤治君说的是对的,《银河铁道之夜》并不是个悲伤的故事。怀抱着曾经拥有的回忆而努力下去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久久地注视着彼此眼中成像的流星群,她笑着开口说道,“所以我现在也很幸福哦。”

“因为与贤治君相遇了,并且成为了让我努力的理由。”

然后少年看到,少女的笑容与跃动的流星群一起,化作熠熠的光信号停留在他的视网膜上。他可以预见这光芒所能达到的距离,是直到银河的尽头都不会溃散褪色的永恒。

Fin

华丽丽的烂尾了,昨天入夜开始写的这篇文,然后写完一抬头天亮了,已经困炸完全看不懂自己在胡扯些什么了【精神恍惚

本来是想苏一把贤治的然后莫名其妙的讲起了大道理,再然后莫名其妙的下起了流星雨变成了偶像剧,贤治君我对不起你【土下座

二女儿小椿的初登场www因为生在山茶花盛开的时节所以取了这个名字,富商家的独生女,与贤治君的初次相遇是由于父亲对侦探社的委托,什么时候懒癌治好了就好好写写她和贤治君的故事吧,当然还有大女儿和陀思聚聚,是的陀思聚聚您要相信我我没忘了您我最爱的依然还是您您是我永远的神【被干脆利落的罪与罚掉了

当然,前提是懒癌治好,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被干脆利落的罪与罚并且无惧风雨掉了

已然困懵扯不出啥了,十分感谢将一个神经病的胡言乱舞看到这里的你———(❁´◡`❁)*✲゚*

[文スト]绝对信仰(短Fin/乙女向/陀思相关)


_(:з」∠)_ 陀思聚聚你说你长得这么帅,跟人家拉个手好不好【喂

♪完美的BG向,原创女主有且存在感很高,不能接受者请速速离去_(:з」∠)_
♪私设多如狗,不能接受者同样请速速离去_(:з」∠)_
♪OOC地没边,玛丽苏地无底,短而渣且没文笔请多包涵(o´〰`o)
♪以上真的不是在胡说八道或者谦虚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者请往下拉w这里葵/松葵,目标是世界征服和娶陀思聚聚回家【doge】欢迎勾搭www

>>>绝对信仰

昏暗而狭窄的走廊尽头,他就站在那里,目光投在她的身上,仿佛要剖开她的身体从而看透她心中所想。

南柳田·阿尔洛夫斯卡娅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迈开脚步向他走去。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透过玻璃窗射进来的银白色月光勉强算是照亮了不算长的过道,使她看清了散落在过道两旁的尸体。她面无表情地跨过那些尸体伸长了的手臂或断肢,没有所谓的恐惧,但她的右手却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银质的十字架。她到底还是不能相信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信仰神的孩子,怎么会行走在地狱中呢。

她并没有选择抬起头,装作没有意识到前面的人投来的目光。狭小的空间里只有她的脚步声在回荡,鞋跟踩在铺满了血液的木质地板上,溅起的一点滑腻的杂音也被无限放大。她走得不快,他也没有催她,耐心的等待着,只是那目光已经刺得她生疼。

然后她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慢慢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睛。他看向她的表情应该是属于柔和的,吊起的眼角也会少见的平缓下来,只是眼神依然是冰冷的,充满讽刺的,如同寒冰一般灼烧着她。

事实上他看她的眼神大多数时候都是如此的,混杂着怜悯,混杂着不屑,但最多的还是讽刺,绵长而深邃的讽刺,对于她自身那些天真的想法,对于她所信奉并且忠贞不已的神。

非常冰冷,但却意外的并不糟糕。

南柳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尽管她口中已经干涩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吞下去,然后开口轻轻呼唤他的名字:

「费奥多尔先生……」

「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跟我走吧?」

他对她伸出了手。戴着白色手套的一尘不染的那只手。

她也探出了指尖准备搭上他的掌心,却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如果不搭上去的后果她是知道的,这里发生过的事绝不能让活着的人知晓,她已经看到他那只没戴手套的手微微抬起了,苍白的指尖上点点猩红是使用异能杀人是沾到的血。但是她并不怕死,她是愿意跟他走的。

只是那一瞬间,她想到了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教堂巨大的彩绘玻璃和手风琴,被风吹散的乐谱和《喀秋莎》的旋律,那时候他望着神像的眼神,是那么纯粹——

「南柳田,」指尖被不轻不重的力道握住,低沉的声音这次吐出的是自己的名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淡奶金色短发的少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却也握紧了深色头发的青年的手,跟随他一起消失在了月光照不到的黑暗里。银色的十字架掉进血泊里发出清脆的声响。

以神明与魔鬼的右手所起誓,南柳田·阿尔洛夫斯卡娅可以为了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放弃一切。

因为,他早已成为了她的绝对信仰。

Fin

感谢阅读☆希望这样的东西没有毁了眼睛……

这里来解释一点点私设,女主的名字那么奇怪是因为是日俄混血的少女,母亲是战斗民族的然而去世的早,父亲因为十分爱母亲所以让她跟了母姓“阿尔洛夫斯卡娅”,南柳田(なゆた)还可以写作那由他,似乎是有地狱之火这样的象征的,算是从名字梗解释一下为什么信仰基督教的少女会和对上帝并不感冒的陀思聚聚在一起_(:з」∠)_

再次感谢看到了这里的你———(❁´◡`❁)*✲゚*